手机版 | 网站导航
首页 > 武侠人物 > 金庸 > 古龙和金庸谁厉害 > 金庸古龙武侠小说|当古龙遇上金庸,谁更牛叉?

金庸古龙武侠小说|当古龙遇上金庸,谁更牛叉?

金庸 | 2018-12-04 | 阅读:
【www.fmlsw.com--金庸】

文|书房菌




在武侠的江湖里,有金庸,就有古龙。



 

古龙,本名熊耀华,祖籍江西南昌,

1938年6月7日出生于香港。

14岁时随家人漂洋过海,定居台湾。

高中时,熊耀华的父亲熊鹏声因外遇抛弃妻儿,

熊耀华便离家出走,成为一名叛逆少年。

 

18岁那年的冬天,熊耀华踯躅在台北市和平东路的街上,被无边的寒冷与寂寞包围着。

还好遇到一位古道热肠的朋友,向他伸出了一双温暖的手。

在朋友的帮助下,熊耀华在浦城街上获得了一处可以遮风避雨的住处,还在台湾师范大学找到一份临时的工作。

四年里,他白天替人誊刻蜡纸、编辑刊物,以维持自己的生活,夜晚到淡江大学的夜间英语科学习。

大学毕业后不久,熊耀华在台北美军顾问团里谋得一份图书管理员的工作,生活仍然十分清苦。

 

那一段日子,他常听别人开玩笑说:“别怕挨饿,大不了去写武侠小说。”

当时台湾的租书业鼎盛,武侠小说的市场需求量极大。

熊耀华想,我何不试试写武侠小说,说不定可以赚些外快。

熊耀华的父亲年轻时曾写过武侠小说,他的书房里有不少武侠作品,熊耀华便是在那时受到启蒙。

 

1959年,熊耀华开始以“古龙”为笔名写武侠小说,

没多久,他的试验性的第一部武侠小说《苍穹神剑》出版了。

接着,古龙又发表了《孤星传》《护花铃》等十余部小说。

当时,台湾武侠小说界以卧龙生、司马翎、诸葛青云为尊,

“三剑客”在出版界呼风唤雨,结盟开办武侠作家沙龙,古龙便混了进去。

在了解了古龙的造诣及文笔后,“三剑客”由于常年稿约不断,难以一一应付,便邀请古龙为他们捉刀代笔。

古龙便顶替上阵,并趁机向“三剑客”请教学习。

“三剑客”中的诸葛青云,可以说是古龙的入门老师。

 

从1963年起,古龙接连发表了《情人箭》《大旗英雄传》《浣花洗剑录》《名剑风流》《武林外史》《绝代双骄》等六部长篇,

超过百万字,质量也明显提升,遂跃登为武侠小说“四大天王”之一。

被坊间传为美谈的是,香港知名作家倪匡替《明报》向古龙邀稿《绝代双骄》,自此,古龙与金庸结识。

 

这里似乎有必要介绍一下《明报》与金庸的侠客之路。


 



金庸,本名查良镛,祖籍浙江海宁,

1924年3月10日出生于海宁袁花镇的一个望族,

查家不仅善经商,还出读书人,

清朝康熙年间,这查家可不得了,

“一门五进士,叔侄五翰林。”

康熙爷还为查家题过匾——敬业堂。

及至清末民初,查家几经磨难,

家道虽然衰落,但仍有良田三千亩。

查家有钱,可供小孩选择的消遣很多,

但查良镛别的不爱,偏爱上了家中藏书。

整天泡在书堆里,读得废寝忘食。

有天,偶然间翻到一本《荒江女侠》,

这是顾明道写的一本传统武侠小说。

查良镛一读,震撼得血脉贲张:

“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么好看的书!”

从此,便于武侠结下了不解之缘。

 

1940年,16岁的查良镛考入浙江联合高中。

一年后,因一场文字风波被勒令退学,

他便转到衢州中学,念完了高中。

1943年, 19岁查良镛高考时,

报考了重庆中央政治大学外文系。

之所以报考外文系是他想做一名外交官,

他忘不了那场历史浩劫,在1937年日军侵华的那场战争中,

他痛失自己的亲人,甚至连房子也被日军烧毁了,

目睹了国破家亡的查良镛,

便立志成为侠客:“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在学业上查良镛是出色的,

每次考试几乎都是年级第一名。

但中央政治学校是一所特殊学校,

简单点说,就是国民党培训政治干部的学校。

校长,就是国民党主席蒋介石。

所以,其他党派学生便经常遭到国民党学生的拳打脚踢。

一天,国民党学生又把异党学生揪到操场,

进行极其恶毒的辱骂和殴打,

忍了很久的查良镛看不下去了,

心中热血一荡,又想行侠仗义。

冲到政务处,大声质问学校领导:

“为何放纵国民党特务学生胡作非为?”

侠客,从来就不是这么好当的。

查良镛行侠的结果,便是被勒令退学。


 



“做外交官的梦想破灭了。”

离家千里,孑然一身,无依无靠,

失学后的查良镛,既愤懑又沮丧。

还好有表兄的帮忙,在重庆某图书馆谋了个职务,

失了学,但查良镛却坐拥了百万藏书。

随后两年,他专事读书,笔力大进。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

查良镛便离开重庆,回到了家乡浙江。

1946年,他看到香港《大公报》在全国刊登招聘启事就决定一试,

结果,查良镛在3000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以第一名成绩被录取,

1948年被调派至香港,支援副刊工作,

1950年《大公报》旗下创办《新晚报》创刊。

查良镛被派去当副刊编辑。

 

1955年2月初,《新晚报》推出了《书剑恩仇录》。

查良镛将名字最后一字一分为二,署名“金庸”。

但是,没想到市民反应平淡。

推出两周后,也很少见人议论。

“我很是失落。”金庸说。

可没想到一月之后,《书剑恩仇录》突然爆红。

每一天,金庸都会收到大量来信。

这,正是金庸武侠小说的特点——开局平淡,但随着人物和情节的展开,火越烧越旺,“茶”越来越香,慢慢就让人欲罢不能了。

名声一响,很多报社便找上门来,

纷纷高薪邀请金庸撰写武侠小说。

金庸答应香港商报,撰写了《碧血剑》。

 

1957年,金庸便从大公报辞职到长城影视公司做起了编剧。

据说是因为迷恋演员夏梦。

1959年离开长城,与昔日同学沈宝新,

两人一起出资,创办了《明报》。

1959年5月20日,《明报》正式出刊。

本来刚开始的定位是针对当下热点的一些时事点评,然而销量奇差,

于是,金庸就开始在明报上撰写《神雕侠侣》《飞狐外传》《倚天屠龙记》……

随着笔法的成熟,金庸武侠更是锐不可当。

香港才子倪匡说:“看小说的人不看金庸,简直就是笑话。

那时,每天报纸出来,人们会首先翻阅金庸的武侠小说连载;市民街谈巷议的话题,多半是与小说中的人物、情节有关。”

《明报》销量,一下从几千飙至数万。

武侠小说,就这样拯救了《明报》。


 

进入1970年代,金庸的“侠客”之心便随之黯淡下来,

此时,《明报》已是香港第一大报,

再也不需要武侠来装点与支撑门面了。

于是1972年9月,《鹿鼎记》一完,

金庸宣布挂印封笔:“如果没有什么意外,《鹿鼎记》是我最后的一部武侠小说了。”

 

金庸的武侠年代在七十年代算是华丽退场了,古龙的时代真正来临了。

 




1967年年初,古龙的《楚留香传奇》破茧而出,此书集武侠、文艺、侦探、推理于一体,自立门派,树立起“新派掌门人”的标杆。

那年5月,金庸因故离开香港,前往欧洲长期居住。

金庸临行前要选择一位优秀的武侠小说作家代替他填补在《明报》副刊中那个本来刊登《倚天屠龙记》的版位。

他看了《楚留香传奇》之后选中了古龙,

古龙知道后,立即答允下来。



古龙为《明报》写的武侠小说便是《流星.蝴蝶·剑》。

邵逸夫看中了这本小说,向古龙买下改编电影的版权,于1976年在香港上映。该片十分轰动,

创造了武侠电影的又一个高峰,也缔造了古龙的电影时代。

自此,古龙的写作事业如日中天,开启了此后十余年的古龙武侠小说黄金时代。

他的《多情剑客无情剑》成为武侠史上的不朽名著

《萧十一郎》《三少爷的剑》等作品均广受欢迎,几乎每一部都被改编为影视作品。

 

这个时期,金庸每到台湾,就会邀古龙一起吃饭、喝酒,聊武侠,说电影。两人还经常互通电话,隔着海峡诉说寂寞,有时从午后一直聊到天黑。

 

1972年,金庸的封笔之作《鹿鼎记》在《明报》的连载行将结束,古龙便替代金庸开始长期为《明报》撰写武侠小说。

他撰写的“陆小凤系列”,在《明报》连载时,获得空前成功。




 

1985年9月21日,48岁的古龙留下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名言后去世。

金庸心中哀痛,留下祭奠古龙的手迹:“古龙兄为人慷慨豪迈,跌宕自如,变化多端,文如其人,且复多奇气。惜英年早逝,余与古兄当年交好,且喜读其书,今既不见其人,又无新作可读,深自悼惜。”


 

金庸深知,武侠有古龙这是读者的幸事。如果武侠里没有古龙,会是多么苍白无趣。

 

金庸,是没法取代古龙的。

 

正如六神磊磊所说:金老爷子写了那么多好酒贪杯的侠客,令狐冲、乔峰,写得都很好。可当我们在月下举起酒杯时,想到的不会是令狐冲、也不会是乔峰,而只会想起楚留香、胡铁花、陆小凤。当烈酒入喉时,我们也不会想起金庸的“剧饮千杯男儿事”,而或许只会想起古龙笔下那个割头小鬼的一句话:“饮不完的杯中酒,割不尽的仇人头”。




本文来源:http://www.fmlsw.com/wxrw/9118/

金庸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