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网站导航
首页 > 武侠人物 > 金庸 > 我好喜欢她 > 【睡觉多好吗】多好都没用,她偏不喜欢

【睡觉多好吗】多好都没用,她偏不喜欢

金庸 | 2018-12-09 | 阅读:
【www.fmlsw.com--金庸】

  多好都没用,她偏不喜欢

  文丨蓝风

  世界上总有这许多无处放置的痴狂。金庸《白马啸西风》里的汉人女孩李文秀终于发现自己爱上了哈萨克男孩苏普,也终于在那时发现她的爱并没有未来。苏普把他打死的第一匹狼的皮送给了她,她知道他是喜欢她的,可她在他的帐篷外却听到他父亲苏鲁克狠狠抽打他的鞭子声和斥骂声,不准他和汉人姑娘在一起,要他拿回送出的狼皮。汉人强盗害死了他们的亲人,他们和汉人誓不两立。她为了不让苏普遭受毒打,悄悄把那张狼皮放在了哈萨克最美丽的女孩阿曼的门口。是她自己把苏普“送”给另一个女孩,是她自己丢开了连接他们两人的线。他们没有未来,那就给他未来。

  时光拍翅飞过。苏普成了俊朗勇武的哈萨克青年,阿曼成了哈萨克行走的花朵,他们那样匹配,那样相爱,仿佛李文秀是从未存在过的。然而,李文秀也悄无声息地长大了,婷婷玉立在大漠沉寂的一角。她丢掉了和苏普相连的那条线,却不曾丢掉因他而生的爱,她把那株爱的禾苗固执地植在了心中最隐秘也最珍贵的地方,那是她的定心丹,没有它,可能就活不下去。虽然,那是一份永不能出口的爱,永不能得到抚慰的思念,让她在无数个时刻黯然落泪,心痛如绞,她还是让它深藏心中,与日月同朽。

  李文秀再次见到苏普时,他正浸身于同桑斯儿的搏斗中。她看得到他,她并不在他眼中。李文秀在火光中看到阿曼为苏普担忧的神情,不由想到,这个她为苏普悄悄选定的女孩,竟是这样喜欢着苏普。而当苏普终于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取得胜利时,李文秀看到美丽的阿曼冲到苏普跟前,紧紧拉住他的手,这位主动远离情郎的汉人姑娘只觉又是高兴,又是凄凉。她只能在那个她深深向往的世界的旁边做个无力的观望者,还不能被发觉。她凄凉得有些累了,拍转白马,向草原的深处走去,让广阔的寂寥拥抱她。

  这时的李文秀也许并未真的绝望,她只是为她的爱只能生长在暗中而无比烦闷着。所以,她在这次“大漠奇遇”(被宿仇追杀,拜师“一指震江南”)之后,又一次遇到苏普和阿曼,才会不顾“计爷爷”的劝阻,扮成男妆,一定要和苏普打个照面。在她,这可能就是和他最后的了断吧 。明明白白,彻彻底底 。那个情景是令人心碎的。李文秀面对着相晤不识的情郎和被情郎深爱的别的姑娘,竭力镇定,她想要知道苏普是不是还记的她,是不是也还爱着她。

  当苏普向 “计爷爷”询问他幼时玩伴阿秀下落,当他得知阿秀“已死”,当他在骤然闯入的陈达海跟前维护阿秀时,李文秀知道,这个她爱的人并没忘记她,在他心中,她竟一直都在。她是那样欣慰,又不无悲伤 。她不过是他 “已死”的朋友,阿曼才是他此时执手的爱人。李文秀从陈达海手里救出阿曼,并把阿曼推到苏普怀里。苏普和阿曼同时拉住李文秀的手激动地感谢着。他们却没注意到她的眼泪落在了他们的手背 。她只淡淡地那么一句 “苏普喜欢你,我……我不会让他伤心的,你是苏普的人。”她还能怎样呢 ?门外的风雪似乎更大了,掩没了一切。

  李文秀这样深切而绝望的爱,并没让她走向极端,变得疯狂 。她只是痴狂。因为,她完全可以在当年就和苏普一起为爱而与苏鲁克抗挣的,她也可以在后来把阿曼从他身边推开。她都没有 。她对苏普的爱是如满月般无缺而无瑕的,那是被仁心与忍耐托起的爱。那份爱虽藏在心中最暗的地方,却是照彻她生命的一盏灯笼。所以,她没有和苏普一起去抗挣苏鲁克,她是在大地上将他推远,而在心中对他执迷 。她没有把他从阿曼手中夺走,她根本就没有让他认出,站在他眼前的“李英雄”就是曾经的那个歌声清朗的阿秀 。

  他还记得她,就够了 。他爱不爱她,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将继续爱他,深深地。一切都结束了,她一个人骑着那匹老了的白马要离开有着苏普和阿曼的幸福的大漠,她要回到汉人的江南了 。那里会有“计爷爷”说的春天的杨柳,桃花,燕子,还有金鱼 。当然也会有很多勇武倜傥的少年 。但是,这于她又有什么干系呢?就像古高昌国人说的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我却偏不喜欢 。白马背上的这个汉人姑娘终于明白了爱,也终于被爱的惆怅恒久地缠绕 ……



本文来源:http://www.fmlsw.com/wxrw/10045/

金庸热门文章